沁人心脾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围魏救赵 > 正文内容

窗边的小秘密――那个秋天冷暖相伴_情感文章

来源:沁人心脾网   时间: 2018-01-01

时间虽已进入秋天,可南方的秋天似乎比较低调,那些标志着亚热带气候的灌木林还是一如既往的展现着它们妖娆的身姿,若不是早晚微凉的温差,校园小道边开颜的秋菊以及茶树园一张张笑颜被定格在手机里,相机里,没人能感受到原来秋已深入校园,温文尔雅的。

黄蓉早早就来到教室,坐在窗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等待某个人的出现。开学时当看到课程安排的教室,黄蓉笑了,那种期待,满足的笑容,就像期待了很久的东西就这样突然得到了一样。那时舍友还一脸诧异地喊道:“这么多课,你竟然还笑得那么白痴!”黄蓉笑而不解释,说道:“课多是多,不过教室近啊,不用那么早起是真的!”舍友似乎顿悟起来,赶紧计算着从起床洗漱,然后在上课之前赶到教室所用时间,不亦乐乎。

黄蓉之所以开心是因为这个学期大部分的课程都安排在教学楼101~104教室,这几间教室是教学区与室外活动区最好的接触,重点是,大多数去上课的学生都会经过这片松树林,然后穿越到上课的教室去,也就意味着,以后可以经常看到心仪的学长了,他应该会经过松树林的。

同学们纷纷进教室了,而窗外的人也越来越多,急匆匆的往教学楼进口奔。在人群中,黄蓉总能最快速的寻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中等偏瘦的身材,相当的结实,柔顺的头发压在额前,有点长了,遮住了那两道浓密的剑眉,穿着耐克标志的板鞋,深蓝色的牛仔裤,浅色的毛呢长衫,显得休闲又帅气,手里拿着一本书,在人群中匆匆地挪着步子,还一边跟旁边的同学说话,似乎一点都不着急,直到一声急促的上课钟声想起,催促着还没进教室的学生,这时一伙人才小跑起来,他也不例外。黄蓉嘴角扬起了笑容,内心哼了一下:这家伙,肯定是不按时起床。毕竟匆忙上课的人不少,在人头攒动中,谁会注意到有双眼睛在注视着你?因为没被注意,所以才能肆无忌惮。

那时,黄蓉大三,学长大四,他们是在大一新生社团招募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还在大一新生军训期间,学院团委专门组织学校的各大社团在校园的主干道旁设点招募,对于新生来说,社团就是大学生活的添加剂,少不了。军训完,新生们都纷纷往自己感兴趣的社团询问去,黄蓉也不例外,和舍友们一一看去,纷纷感叹原来大学的社团如此多,学长学姐们的现场才艺展示更是让不少人内心蠢蠢欲动,跃跃欲试,手上的传单也越来越多,让懵懵懂懂的新生们更加的摇摆不定,毕竟大学还是以学习为主,社团活动只能适度参加,选择自己最感兴趣的参加,这是军训前新生入学培训时老师说的。

最后,黄蓉和舍友都停留在了书法协会面前,看着展示出来的各种字体的毛笔字,那种形如流水,那种横竖点撇捺的感觉,即使看字,也像欣赏一副美图,不禁深深迷住了黄蓉,就在那时,在旁边现场展示,书写毛笔字的学长更是让黄蓉的小心脏莫名的悸动,脸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异样感觉红了起来,是天气太热吧,黄蓉这样子想,静静看着学长,只见他一只手压着书写纸,一只手正规的握着毛笔,一笔一划地写出了“对酒当歌”四个楷体字,微低着头,短短的头发,俊俏的五官,那两道浓浓的眉毛更显得他的英挺,认真的男生就是有魅力,黄蓉不禁在心里感慨道。

写完字,轻轻放下毛笔,他抬起头来,笑着问黄蓉和她舍友们:“学妹,要不要参加书法协会啊,可以了解下。”说着便递了一张传单过来。暖暖的笑容,好听的声音,俊俏的五官,还写得一手好字,完全符合黄蓉在高中时幻想的学长样子啊,怎么办,难道对学长一见钟情了。似乎怕自己内心的小秘密被看出来似的,急于掩饰地脸更红了,很想逃脱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似乎舍友们也对学长滋生了崇拜心理,一脸兴奋的问着问那,学长也一一解答大家的问题,甚至有舍友问“学长,你这么帅,字又写得这么好,有女朋友没有啊?”果然是学长,显然没有被这样的夸奖和问题弄得不知所措,笑着否定掉,这样的答案也让黄蓉内心波斯菊网雀跃不少,内心千万个感谢舍友的问题。后来就这样,等黄蓉回过神来,整个宿舍都报名参加了书法协会。

虽然进了书法协会,但是大家在一起交流和练字的时间并不是很多,而黄蓉还有她的舍友们也没有能每次都参加协会的统一活动,毕竟社团是课余兴趣,每个人似乎都很忙,能全凑在一起真不容易,而黄蓉第一次和学长面对面的交流,是在每周六统一教学的晚上,快结束时,学长一脸兴奋的过来问黄蓉:“你就是黄蓉啊,当初一看到你名字我就想到郭靖呢,你的靖哥哥跟来没?”因为学长突然开玩笑般的问话让黄蓉受宠若惊,挑起眉毛,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认真的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个角落呢。”黄蓉的回答让学长哈哈笑起来,说道:“你是学心理学的哦,能看出我在想什么吗?”黄蓉知道,自己初出茅庐,又不是读心神探,哪能知道他心里面想什么呢,再说了,学心理学的都知道,很多人都误解心理学了,其实哪有外界传说的那么厉害。黄蓉老实答道:“不知道,心理学没有你们说的那么厉害啦,只是能解决一些心理问题而已。”“那我有心理问题就找你哦,免费咨询。”黄蓉读不懂学长黑眸里的信息,只能点头,“嗯,欢迎来当我的小白鼠,呵呵。”那时的黄蓉已经不像刚开学时那么害羞了,其实黄蓉的本质就是个开朗机智的女孩,敢爱敢恨,口才更是不错。

自从那以后,黄蓉和学长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因为不同系,他们不经常见到,偶尔在QQ里聊聊天,天气转冷,学长会发来关心的QQ消息:“学妹,天气转冷了,记得多穿衣服哦。”有时候还会多个拥抱的表情。

“谢谢学长关心,你也是哦,”每次接到学长的消息,总能让黄蓉雀跃好一阵子,不过黄蓉不敢回复拥抱的表情,毕竟对于这份情感,她还是比较内敛的,她不敢多想,怕自己泄了底之后学长会疏远她。

曾经,在和学长聊QQ时,她鼓起勇气来问:“学长,你都是这么关心学妹的吗?”

学长迅速回复了个大兵的表情,说,“是啊,学长关心照顾学妹是应该的嘛,嘿嘿。”

这样的回复让黄蓉心情顿时一落千丈,原来学长关心的不只她一个,泄气地在心里大骂学长是个大坏蛋,烂好人,可是,纵然内心如何不满,还是难以掩住对学长的那一份情感。

黄蓉不懂,她没有恋爱过,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男生对一个女生这么好,可是却没有表白,没有进一步发展。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不够漂亮不够高挑?亦或是她把感情看得太天真了?

脑海里闪过高中班主任为了防止大家谈恋爱影响高考常说的一句话:“男生对你好是有目的的,不然怎么不见有男生对我好,给我面包吃?”看似一个笑话,其中却深有含义。是啊,男生对你好是有目的的,那么学长对我的好又是有什么目的呢,黄蓉不禁在想,天冷提醒她多穿衣服,天热让她多喝水,出门带把伞,免得中暑,偶尔在后门的小吃街碰到,会请黄蓉吃东西,还一边唠叨她吃得少,难怪这么瘦,甚至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打电话给黄蓉,约她去松树林一聊就是一个晚上……黄蓉曾经恍惚过,他们也许已经处于热恋中了,只是两人都没有开口捅破那层关系,这样的关系,也很不错,黄蓉是个容易满足的女生。

时间过得太快,在忙碌的学习和课外活动中,不知不觉,学长已经大四,准备实习,毕业了。而黄蓉,也把这份不愠不火的感情深深埋在心底,曾经,也有别的学长还有同届的男生试图表示过对黄蓉有好感,但是,心的位置很小,那个角落装下了学长,就没有办法再放下其他人了。舍友们都知道黄蓉内心的小秘密,也急于想帮她早日表白心迹,但是黄蓉不愿意,她希望能顺其自然,学长亲口对她说:“黄蓉,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那时候,她一定会幸福的大叫“我愿意”。甚至还幻想过无数次学长可能跟她表白的情境,舍友都笑她是个爱幻想的白痴傻女人。

周五的晚上,大学生的夜生癫痫最好的医院活也变得丰富起来,而对于黄蓉这个宿舍还是比较规矩的,梳洗完毕11点左右都准备爬上床,来个卧谈会。大家都是学心理学的,似乎都知道交流沟通的重要性,知道内心自我成长的重要性,因此,他们的卧谈会上的话题也是五花八门的,也许是专业问题吧,几乎所有的话题都离不开心理学的分析,还自我沉醉其中。有近期课程的内容分析,比如变态心理学里面关于神经症与癔症的对比分析甚至延长话题;

有关于自己的成长经历,然后开始追溯童年经历对于自己现在人格形成的影响;关于情感话题与困惑,甚至建立男友胜任特征;关于近期的新闻时事,八卦话题,读书心得分享等等,每个话题都聊得不亦乐乎,直至夜渐深,说话的人越来越少,才会不知不觉结束话题。黄蓉这个宿舍在其他宿舍眼里,是个成绩好,能力强,多才多艺,关系融洽的榜样宿舍。不仅黄蓉,其他舍友也庆幸,她们会同个宿舍一起生活四年。

“周末要来啦,终于可以睡懒觉,玩电脑玩到恶心,好好看看我的男神啦!”一舍友阿云一脸期待的吼道,引起其他舍友也嬉闹起来。

“是哦,这个星期经常上班(上班其实是指去图书馆,舍友们为了达到经常去图书馆学习的效果,相互鼓励监督,虚拟出勤率以及扣工资),出勤率老高了,这周就奖励自己,随心所欲,嗨起来!”舍长也一脸兴奋手舞足蹈地喊起来。引起舍友们哈哈大笑。

“舍长,今晚的卧谈会主题是什么啊?”美女(外号)问道。大家都眼巴巴的看向舍长的位置也附和道,等待她回答。

“问你们啊,最近有啥有趣的事情发生啦?”舍友笑嘻嘻的说。

“最近空虚寂寞冷,来个情感话题得了。”黄蓉一脸嬉闹的提议道。

“好啊,最近我刚看了关于情感问题的心理读物,正好可以分享一下。”小惠应和道。

“嗯,不错,又开始聊男人了。”帅哥(外号)一脸正经的说道,引起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聊男人”这个话题主要是源于大一新生时,对懵懂的校园恋爱比较期待,而作为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对于两性差异还是比较好奇的,所以大家会随着专业学习的不断深入,开始分析两性的心理发展历程以及差异,包括婚恋观,价值观,对待某一事件的不同看法等等。

“书里面说现在很多男生都喜欢养鱼哦。”小惠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读书心得分享出来。

“养鱼?什么意思?”“普遍撒网,重点捕捞?”舍友们好奇的问道。

小惠不紧不慢的解释道:“养鱼,就是指有些男生会跟很多女生搞暧昧啊,在同个鱼塘里,但是里面的鱼都相互不认识大概是这样子。”

“哦~。”舍友们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感觉自己有可能也成了别人鱼塘里的鱼。

“现在有很多男生啊,不交女朋友,就是喜欢和女生搞暧昧,不确定关系,又给人家希望,感觉和每个女生关系都很好似的,以为自己是个大众情人。”小惠继续一脸正色道,表情里尽是对此类男生的不屑。

大家也有同感的对小惠的看法表示认同。

“小蓉,你会不会也是学长养的鱼啊?”舍长突然的问话让黄蓉脑袋一下转不过来。

“应该不会吧,看学长人挺好的啊。”黄蓉若有所思的答道。

“这个难说哦,知人知面不知心”,“也没见他有过女朋友啊”“不过他对你这么好,为什么还不表白”,“除非他根本就不喜欢你,只是把你当朋友,或者暧昧对象”舍友们就像炸开了锅一样,七嘴八舌表达自己的看法。

“我是想顺其自然点啊,感情的事勉强也不好,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黄蓉想解释道,因为她不希望自己暗恋了两年多的学长,在黄蓉心目中树立起来的完美形象就这样毁了。其实不止黄蓉,包括她宿舍的其他舍友,对待感情,保定市癫痫病去哪治最好有着传统思想的固执,也有当代女大学生追求独立自主,崇尚宁缺毋滥个性,可以说是一种精神洁癖。

这个话题似乎变得沉重起来,因为舍友们都知道黄蓉喜欢学长的事情,只是黄蓉一直强调希望顺其自然,所以没有过多的参与其中,而且,她们也了解黄蓉的性子,这个话题一出,黄蓉肯定会去问学长,把话挑明的,她敢爱敢恨,更不能容忍男生玩弄女生感情,但是,她也算是个外强中干的小女生。她们太相互了解彼此了,多少个夜晚的自我分析,多少次相互的倾诉。

确实,这个话题已经成为黄蓉心底一个不解开就不舒服的心结了,黄蓉了解自己,她是个缺乏安全感,自我防御机制很强的女生,一旦对别人敞开心扉,就会很彻底的那种,对象也是她信任的人,而这件事情不弄清楚,随着学长的实习,毕业,离开成为未完成事件后,黄蓉会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甚至会影响她今后的婚恋观,因此不愿敞开心扉去相信别人,接受他人。

她必须亲自去解开这个心结,也是给自己一次成长的机会,希望,结果是令人欣喜的,黄蓉还是带着一丝丝的期待。周六的晚上,他约了学长到松树林的石桌处,周围相拥的身影不禁让黄蓉内心有点紧张,松树林是个约会的好地方。随着一阵熟悉的沐浴香,黄蓉知道,学长正在靠近,肯定是打完球吃完饭刚洗的澡。只见他一边手拿着一杯喝了一半的绿茶,一边提着一杯校园超市的招牌奶茶,这是黄蓉喜欢的饮品。这么体贴的男生,应该不是那种养鱼的男生吧,黄蓉希望他不是。

“学妹,找我什么事啊,这么急,不能在电话里说?”学长坐下一边把饮料给黄蓉,问道。

“谢谢”,结果饮料,黄蓉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好久没有见面了,想找你聊聊。”

黄蓉的话让学长似乎松了一口气,“哦,也是,最近比较忙,我们这个学期末就要去实习了,深圳,下个学期五月份才回来。”

即将的分离不免让黄蓉心底有点惆怅,想把今晚的目的打消掉,不过,经过内心小小的挣扎,她还是把问题问出来了,

“学长,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额?有啊。”想必学长没想到黄蓉会这样问他,之前不曾问过的。

“是谁啊,我认识吗?”黄蓉内心不禁紧张起来。

“呵呵,你当然不认识啦,她是我高中的同学,在另一个城市读大学呢,我们暑假的时候同学聚会刚确认的关系,挺善良的女生。”学长一脸幸福的回答道,如实的回答黄蓉的问题。

而答案,让黄蓉的心凉了半截,眼睛开始变得朦胧,她觉得自己没有想象的坚强。夜色太暗,高大的松树也遮住了清冷的月光,洒下�O�O�@�@的影子,学长是看不到她眼里的悲伤。

“学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黄蓉尽量克制自己的声音,但还是显得有些哽咽。

似乎学长听出了怪异,急忙问:“学妹,你怎么啦,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跟学长说。”

“学长,我喜欢你喜欢了两年,难道你不知道吗?”黄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直接趴在石桌上,她觉得自己并不像舍友分析的那样敢爱敢恨,那样的坚强,在感情面前,她终究还是个小女生。

显然学长被眼前突发的情况不知所措了,靠近黄蓉,手轻拍着她后背,轻声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在我的眼里你这么的优秀,而我显得这么普通。”

“你在我的眼里也是优秀的,我不许你对自己这么没信心。”黄蓉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呵呵”学长有点尴尬的笑道,“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没想到引起你误会了,真的很抱歉。”

学长的话让黄蓉更失望了,原来这两年多来都是黄蓉一个人一厢情愿的,“学长,我是不是你养的鱼?”

“养的鱼?什么意思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学长歉意的脸上带着疑问。

“就是你暧昧的对象,你说过你对每个女生都很好。”黄蓉有点泄气地解释道。

“我对女生好是好,可是没把你当作我的暧昧对象啊,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的。”学长似乎害怕自己的言行会误导黄蓉,再次解释道。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黄蓉觉得自己没有勇气再问下去了,她也不想做那种死缠烂打的女生,急急说道:“我知道了,学长,谢谢你这两年来的照顾,太晚了,我先回宿舍了。”

“嗯。”学长欲言又止,但也只能顺从黄蓉的意愿,默默送她到学生宿舍大门。她连再见都没有说出口就茫然地走进女生宿舍区的大门,没有回头,她知道学长肯定还站在“女生宿舍,男生止步”的门外看着她。

快走到宿舍门口时,衣兜里的手机震动了几下,是短信,黄蓉拿出来,是学长的信息,打开一看,写着:学妹,很抱歉给你带来的困扰,我不知道你喜欢我,一直以为你把我当哥哥看待,而我也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自然也想着多关照你,认识你是我大学里最大收获之一,你也让我成长了许多,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友谊,希望再看到你时还是从前那个爱笑的你。

黄蓉默默的把手机放进口袋,擦干眼泪,深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心里虽然很难受,毕竟她失恋了,第一次如此深深的迷恋一个人,结果一直都是自己在一厢情愿,也许是自己当初不够勇敢去追吧,以为幸福是靠等待来的,顺其就是自然。

看到黄蓉哭红了眼走进宿舍,宿舍们大概也知道怎么回事了,默不作声,一会后,宿舍的小圆桌摆在正中央,上面放着几听菠萝啤,饮料还有零食。

舍长在黄蓉的身旁叫道:“小蓉,来,咱们一醉方休,就当一觉醒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地球一样转,我们照样开开心心的。”

“是啊,有姐妹们在呢,没什么大不了的。”其他舍友附和道。

舍友们的关心让黄蓉的眼泪再次崩堤,舍长轻轻的搂着她说:“亲爱的,我们都非常理解你的感受,事情弄清楚了,虽然结果不是你所期待的样子,但是你是否觉得内心放松了不少?”舍友们试图用心理学的技术学以致用的去缓解黄蓉内心的痛苦。

那一晚,黄蓉一边哭着诉说她与学长的种种,一边喝着吃着舍友买的饮料和零食,舍友们就这样陪着她,听她倾诉内心的痛苦,宣泄心情,似乎哭过了,倾诉过了,心也变得没那么痛了,深夜的风从窗外进来,温暖中带着丝丝凉意。

第二天醒来,已是午餐时间,好在昨晚喝的是菠萝啤,没什么影响,黄蓉不知道昨晚是几点上的床,怎么上的,也许昨晚的耗能太高了,让她竟然睡到这个点,放眼望去,也有舍友还在上床的,昨晚真是辛苦她们了,认识她们,真好。

这时小惠和阿云进来了,手上拿着几份饭,喊道,“起床吃午餐啦,都帮你们打饭了,有你们爱吃的菜。”

这一叫,还在床上的人儿都伸出脑袋,睡眼惺忪的说:“谢谢,这就起来啦,睡懒觉还有饭吃,真幸福。”说着便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忙碌忙碌中,在舍友们的关心以及黄蓉内心的自我调节下,这件事情算是过去了,虽然偶尔想起来或者路上偶然碰到,心还是会抽搐下,有些疼,而他和学长的关系也因那天晚上变得有些尴尬,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最熟悉的陌生人吧。

黄蓉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坐靠窗的位置,只是,窗外,再也没有她期待的人了,深秋的风透过窗缝钻进来,有丝丝的凉意,黄蓉在草稿纸上写着:韩毅晨,我曾经喜欢过你。这是她第一次默念他的名字,因为,她还是喜欢叫他学长,这个曾经留给她许多回忆的男生。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 zw.gquyu.com  沁人心脾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